主权虚与实,董总谋什么权?

主权虚与实,董总谋什么权?
郑云城

现实商业社会有没有这样的公司经营情况?一家公司总经理要求所有的客户都给现钱,没有单据和收据,然后结算了将货款还给供应商,才将所得盈利或回扣进入公司的户口。如此运作表示这个公司没有任何交易记录,只有在买卖过后由总经理将赚到的利润返回公司的户口。违法的管理模式这样的帐目合法吗?这样的公司运作可以被接受吗?谁相信总经理在没有任何的单据和交易记录的情况下不会监守自盗呢?而这不可能在任何公司发生的情况就发生在许多的华小身上。校长就是这公司的总经理,所有的金钱交易都经过他一人主理,所谓的回扣完全由他说了算。在这样的一个涉及庞大金钱交易的学校(公司),买卖不透明,帐目不清,谁能相信真正的实际回扣是多少?又有多少回扣是真正回到学校呢?这样一个违法的管理方式,就也是长久以来大部分华小校长用来作为金钱交易的运作的模式!当我们了解校长如何运作金钱交易的实况,就很容易明白贪污舞弊的指责绝非子虚乌有,沸沸腾腾自来有方。而许多华团领袖竟然无视于真正情况,发表万事以和为贵的说法,非常的不负责任。从以上的比喻,我们要问的是:今天的董总和校长职工会争执的主权课题,到底指的是什么主权?因为僵着的问题有着许多董总诸公和“以和为贵”的华团领袖不愿意正视的重点(盲点)。董总可能知道,但是不愿深入追究,不愿伤和气,只要赢得“主权”里的“虚权”的彩头就当成问题“解决”了;而所谓的“主权”里的“实权”,校长职工会最了解了,却准备用模糊法敷衍了事,或以缓兵之计先承认你的主权,最后仍个别小学各个击破,将行政权仍牢牢控制在手,并回到本文前两段所述的违法运作情况。“大”公不大,“小”私不小其实,如果双造真的是站在同一个平台,都是为了华文教育而出发,这个问题一早就解决了。事实上,董总是为了政治“大局”的华文教育,主权课题的小局挑动太多华社内部腐败的神经线,他们希望能避就避。而校长职工会谈主权不站在政府的立场上,也不为华教,完全是从私利出发,他们纠缠这个议题,就是企图用模糊法、假传圣旨,或以“鸡毛当令箭”,来达到个人假公济私的目的。简单的说,董总谈主权,谋的是白纸黑字(立法权)的主权认同,这个认同到手,其他重要的事都可暂时(或永久?)搁置。而校长职工会谈主权,谋的是行政权,即一切的钱财运作尽量独揽,以遂私利。既然董总谋的是主权认同(白纸黑字的立法文件)多一些,而非实质的行政权,那正中校长职工会的下怀。因为,校长只是公务员,而职工会也无实质的立法权力,因为那是教育部的权限,那校长职工会采用模糊法,“给予”或“认同”那原本就不属于自己权力范围的东西(主权),不伤自己利益,何乐不为呢?只要行政权还掌握在手,一切仍是外甥打灯笼(照旧)。行政权至高无上因此,董总诸公如果要和校长举行会谈,需要争取(的确需要争取)的是行政权。而行政权也的确掌在校长手中,山高皇帝远,非教育部所能控制。每每董事部触及这个课题,校长职工会就会利用教育部来做挡箭牌,模糊了“主权”的议题。由于董事和家协的业余,校长很容易通过种种方法独揽正常校务以外的行政大权,而这个权力涉及每年5亿的商业市场(如果加上食堂的学生花费,要多加2亿),而它的影响是3万名教师(改不完的作业),65万名学生(做不完的功课),以及130万的家长(额外的经济负担),因此董总和家长必须加以正视这个课题,并将主权商谈的重点锁定在“行政权”上。回佣的正确数字仍是谜校长职工会和有心人士抨击高达1亿5千万的回佣为无稽之谈,却承认了校长抽取回佣的事实。不管校长有没有将回佣回馈学校,但是不透明的机制所引发的各方揣测是难免的。况且,对于全权掌控金钱交易的校长职工会自始至今没有给予正确的回佣数字,这只有加深民间长久以来的怀疑。行政权时常会和滥权腐败挂钩,当然和监管机制松懈,以及行政权掌握了日常大小事务的决定权有关。例如象我国作为一个民主的国家,虽然强调三权分立,国会的立法权、内阁政府的行政权,和主持公义的司法权;然而,独立后的马来西亚发展,我们可以清楚看到行政权凌驾于其他两个权力之上,甚至也左右了司法权和立法权的机制。换一个角度,就算今天教育部明文规定贩卖部或食堂主权归校长,难道就允许校长黑箱作业为所欲为,完全撇开基本管理和财务监控法则?行政权与监管机制并行而行政权非白纸黑字说明就可以轻易就说解决了的。因为行政权是执行权,没有良好的监管机制,行政容易偏差,滥权事件也就容易发生。或者,就算明文规定校长不能处理任何的金钱交易,而必须交由董事部或家协处理,也可能会有业余的董事和家教协会理会贪方便,将执行权交回到校长手中。另一个可能的情况是,拥有了行政权的董事部也可能滥权,也可能贪污。这不能不防。而要防范就不能没有健康的监管机制。如果董总不能认清这一点,和校长职工会大谈模糊不清的主权课题,就算谈判再怎么顺利,那董总作为华教的堡垒,也辜负了千千万万将孩子送到华小的父母和他们的孩子。

12-3-06

* 欲投稿, 请把稿电邮至 info@pibp.org.my
Phone: 03-56379878
Fax: 03-56378387
C/O 103-B Jalan PJS 11/2 Bandar Sunway
46150 Petaling Jaya, Selangor DE, Malaysia
Style switcher RESET
Body styles
Color settings
Link color
Menu color
User color
Background pattern
Background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