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会里的家长权利(上)

公民社会里的家长权利(上)
郑云城望子成龙的家长,对孩子的学业,尤其是各种学校“规定”需要的购买的参考书,练习簿、补习班、电脑班等等千依百顺。就算是有些家长不以为然,也不敢公然反对学校的“安排“。教育部的规定,还是校长的规定?在学校的“规定“之下,家长付出了多余的金钱,因为练习簿越来越多,孩子来不及完成,或者教师也无法一一审阅。许多花了钱买的练习簿被牺牲掉了。而小学孩子的书包也比任何的中学生还重。学校考虑过为孩子的书包减肥吗?书包过重,课业过多对孩子的学习成长弊多于利的问题许多教育专家都讨论过了,但是这个现象隔了这么多年不只没有改变,还变本加厉,好像不将孩子弱小的背脊压弯,学校誓不甘休。不知情的家长以为书包过重的问题是教育部的规定,殊不知这是学校自己的规定。而以为是学校规定的家长,可能也不知,所谓的学校的规定,事实上却只是校长一人的规定。如果是教育部的规定,那国小孩子的书包为什么会那么轻盈?而忙得不可开交的教师也不会乐意天天改练习簿,加重自己无谓的负担。那问题的症结就出在校长的身上。作为一校之长没有学过基本教育原理吗?不知道书包过重,课业过多对孩子的成长会造成不良影响吗?如果校长懂得这些粗浅道理,干嘛还乐此不疲,不断的为孩子,也为家长们增加负担呢?难道校长都是虐待狂?如果校长都是虐待狂,那可能也无法坐稳校长的位子,很快就会因精神出状况被发现而送进精神疗养院。追根究底,原来,懂得教育为何物的校长没有将道德教育这一科掌握好。校长如何证明他是清白的?只要有心,不难找出校长贪污腐败的证据。而政府在对付公务员的时候,可以要对方“解释为什么不被开除的原因”。这一招真好,适合像我这么忙碌的人应用。我对校长的提问是:“请向广大的家长证明你是清白的。”当然聪明的校长不敢驾马赛地招摇过市,但是你去他的家里看过装潢吗?你知道他有几个孩子出国留学吗?你知道他的银行存摺多少的数目字吗?多少间店屋是在妻子或亲戚的名下收租吗?我不需要去查,如果校长认为他是清白的,应该自己想办法去证明。以校长的月薪,他在生活上有能力“豪华”吗?家长们有太多的疑惑,但是校长任让这些疑惑长存,因为疑惑伤不了校长的利益,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保持低调。
如果校长不愿意证明自己的清白,因为那是他个人隐私(我鼓励大家有证据就向反贪局告发,让大家瞧瞧他收了多少不义之财),那他也必须解除以下的疑惑,因为那牵涉到公众利益。身为校长,他逃不掉这个责任。比方,为什么学校贩卖部的文具卖得比外面贵,校长视而不见?当有董事部挑战的时候,不去好好的教训贩卖部,或者想办法换人经营,反而选择与董事部对抗,维护贩卖部的利益?比方,为什么校长要百般阻扰,让一些学校的家教协会出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争取到电脑班的回扣让学校获益?而校长职工会为什么不是呼吁所有的华小向有关学校看齐,反而发文告谴责有关家长?比方,任何的书本和商品买卖,代理商都有利润回扣。但是作为作业簿、课本、文具、参考书、课外读物等代理的学校(简单来说是校长),这些所谓的利润去了哪里?有回馈学校吗?校长额外收入知多少?比方,华小每名学生在学校这种名义下的每年花费,不下一千令吉。如果该所学校有两千名学生,这些孩子的“补品”都有40%回扣,请教数学好的人,这额外的收入是多少?这些收入如果不是在学校董事部或家协的帐上,那这些额外的收入会去了哪里?很多人都有疑惑,而厚道的家协理事和董事都不方便提问大胆的质问。太激烈提问的人,校长会通过家协代表大会确保你不会选上。因为出席率低的家长无法和近乎百分百出席的教师成正比。而校长自有控制教师投选“适当”人选进入家协理事的办法。那如此说来,在校长的淫威下,广大的家长永远只有任让宰割?那本文的题目“公民社会里的家长权利”不就白谈?这个宰割,也不只是家长的皮包受伤,孩子的身理(背脊骨被压弯)和心理(穷于应付没有营养的功课)都将受伤害。我只是开了个头,公民社会里家长的权利容下回分解。22-2-06

* 欲投稿, 请把稿电邮至 info@pibp.org.my
Phone: 03-56379878
Fax: 03-56378387
C/O 103-B Jalan PJS 11/2 Bandar Sunway
46150 Petaling Jaya, Selangor DE, Malaysia
Style switcher RESET
Body styles
Color settings
Link color
Menu color
User color
Background pattern
Background image